羊老鸭

去找会迎娶我的亿万富翁了,勿念

专业杀手了解一下 01

原创小说。



在纽约边缘一个刚刚完工的高级别墅区。从入口进去有个巨大的喷泉,水池中央是美丽的天使抱着一个水瓶,上面紧致的雕刻着开发公司的logo‘威金斯’。管理公司还没有正式运作,安保设施并不完善,只有入口处的两个配枪保安,连巡逻人员都没有。所以暂时没有住户入住,小区内唯一亮光的地方,只有街边的路灯。

“喂,利亚姆,到底人在哪里啊?连张照片都没有鬼知道谁是他啊。”白发少年蹲在一个拐角的电箱旁,满脸都是不耐烦,拿着钳子用力的敲击地面。
“嘘,克维尔别吵,对方是很低调的杀手。我们提前到了一个小时,”站在克维尔身后的斯文青年示意让他安静点,维修人员廉价的工作服弄得他很不舒服,利亚姆理了理自己的领子“这次的交接必须万无一失,公司说弗诺伊会成为我们的队长。”
“啧,弗诺伊这种名字听都没听过的杀手到底凭什么做我们队长。”克维尔不屑的咂舌,捏紧了手中的扳手朝利亚姆比划着。“我待会要试试他,万一弱得跟鸡一样,本大爷就在这里了结了他。”
利亚姆瞪了他一眼,“冷静点,有人过来了。动手之前先过脑子。”
从入口处传来了脚步声,从他们这个位置看不见,贸然伸出头显然是不明智的。
他们只能通过声音判断。喷水池滋滋的声音有些干扰,但是还是能勉强判断出脚步声很轻,来者应该很瘦,或者有意控制了脚步。两人对视一眼,各自确认了藏在衣服里的武器没有问题。利亚姆抬表确认时间,1点54。离约定的2点30分还有大约半小时。

按理说这里也不会有其他人过来,从脚步声能肯定不是门口那两个壮硕的保安。

利亚姆靠在墙上,右手放在腰上的枪套上。对于弗诺伊这个人也确实抱有迟疑态度,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突然成为了队长,不是说不服,只是单纯的好奇。但出于保险起见他还是准备提醒克维尔一下,“看清楚了再动手。”

弗诺伊是什么样的人是个未知数,未知对于杀手来说是致命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离他们不到15米。克维尔将钳子放在电线上,手心有些出汗。
10…
9…
克维尔在心中默数着,脚步声越来越近。

3…
2…
1!
啪,整条小路的被黑暗吞噬。在灯光消失的瞬间,克维尔拿着扳手冲了出去。
“啊!!!”
“卧槽!!”两声同时响起。
女人的声音!那白痴真的搞错了?利亚姆拿着电筒往声音的方向照过去。
克维尔把那个女人压在地上,用一张手掐着她的脖子,另一只手举着扳手,往下砸的动作已经停下。
“不好意思,我们是这里的电路维修工人,因为晚上保安和我们说晚上这里有小偷出没,我同事是个菜鸟有点紧张。”他刻意加重菜鸟两字的读音。

这个借口很烂利亚姆知道,都没有人入住的小区哪里来的小偷。但他还是拿着电筒硬着头皮往两人方向走过去。
“快从这位小姐的身上起来!”利亚姆抓着克维尔的手臂想把他提起来。
“利亚姆…小心。。。她。。。”
利亚姆没听清,把脸凑近了一些“你说什么?……!!”
哐啷。
手电筒掉在地上的声音,漆黑小路的唯一光源消失。


早晨的阳光有些刺眼,“嗯……”克维尔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对着太阳“艹!要瞎了!”他想伸手挡住阳光,却发现自己被反铐着锁在一张椅子上,双脚也被绑住。他想要从椅子上挣脱,但因为用力过猛,将整张椅子都掀翻在地。随后他很庆幸的发现,这个椅子不是很牢固,这一摔连接处已经有些松,只要再撞一下应该就可以散架了。

不知道利亚姆在哪里,克维尔环视周围发现这房间就他一个人。克维尔挣扎着想爬起来,必须尽快挣脱。接着他听见了开关门锁的声音,随后是渐渐靠近的脚步声。

妈的!他过来了。克维尔躺在地上想要想把绑住自己双手的绳子扯断。但是绳子绑得很紧,刚刚的挣扎丝毫不起作用。
一双鞋停在克维尔的面前。“你醒了。”头顶响起利亚姆的声音。
克维尔猛地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利亚姆。他的在身体颤抖,用于恐惧的作用眼眶里蓄满了生理眼泪“你…!利亚姆这他妈怎么回事?!你到底想干什么?!”

等等,他是来救我的。利亚姆突然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利亚姆根本没有背叛的理由。紧绷的神经让他思考不太正常。

艹,我被绑傻了。克维尔悄悄咒骂着。

接着克维尔却发现利亚姆并没有帮他解开绳子的意向,刚想开口询问却被打断了。

 “他醒了吗?”利亚姆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这句话显然不是对克维尔说的,他死死的盯着利亚姆,期望对方不要给予回应,内心却越来越不安。

“恩。”

“卧槽,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背叛公司,昨天晚上你们串通好的吧!利亚姆你这个混蛋!” 虽然克维尔没看清昨天晚上那个女人的脸,但是他推测十有八九是她。克维尔咬牙切齿的朝他们吼到。真想暴打他们一顿。但是又挣脱不开,只能费力地在地上滑稽的蠕动着。
利亚姆按住克维尔“克维尔你别乱动,一会把椅子弄坏了。还有我没有背叛公司。”
“呸”克维尔瞪着他“你没有背叛公司你绑我干什么?你竟然为了个女人出卖我们!”克维尔根本不听他解释,扭过头去想咬利亚姆压在他身上的那只手。
“噗”
“你笑什么笑,臭女人我告诉你,等我队友发现我失踪了你们俩都死定了。”克维尔得意的朝他们说道。他们昨天并没有见到弗诺伊,如果对方没有见到人,必然会联系公司,到时候就会有人来找他的。
“对不起啊”那女人蹲下来,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敛“你队友再也没有没有办法发现你失踪了。”
克维尔的希望也随着笑容慢慢消失。难道弗诺伊已经被他们杀了?想到这里克维尔有些后怕,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能被公司派下来当做队长的人肯定不简单。如果这样的人都被他们俩干掉的话自己也凶多吉少了。但是为什么不直接一次性做掉要留一个活口呢?他们想把伊安和阿尔骗过来一网打尽!可是此时被绑住的自己也什么都做不了。
克维尔深吸一口气,决定唤醒利亚姆最后的良知。
“利亚姆!!!唔!!”
那女人突然用毛巾堵住他的嘴,看着克维尔丰富的表情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噗呲一下笑出来“因为我就是弗诺伊啊。”
“啊????”

 

 

 

正午时分,装修精致的别墅内,丰盛的菜肴摆在餐桌上,能清晰的听见餐具之间碰撞和咀嚼食物的声音。克维尔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盘子里的牛肉“&()*G$”

“把东西咽下去再说话。”利亚姆觉得含着食物说话这种行为十分不礼貌,尤其是在女士的面前。但是他也懒得过多的指责,因为和想象力丰富的白痴解释自己没有背叛真的太累了。

克维尔往喉咙里猛灌了一口水“哇,你们俩有毛病啊?能不能早点给我说。干嘛绑着我!”

利亚姆叹了一口气“我之前就提醒过你冷静点吧?如果没有你把电线剪了就往前冲,也不会出这事。幸好我比你早醒一点。不绑着你起来房子都没了。”

“不好意思,我最近碰到一些麻烦。我昨天晚上想提前去检查接头地点是否安全,没想到你们也提前到了。”她向克维尔伸出手。“我是希格德莉法·史密斯。叫我希格就好。” 

“克维尔·希文。”克维尔回握住她的受“诶,你不是叫弗诺伊吗?”

利亚姆伸手往他脑袋上敲了一下“哪有杀手用本名做任务的?”然后他转向希格“我是利亚姆·威金斯。请问,最近遇到麻烦事是指?”利亚姆觉得作为绅士为女士解决麻烦是天经地义的。

“是一些个人问题,已经解决了。我只是想确确保万无一失。”希格摆摆手,表示没什么关系。

“我有个问题。”吃饱饭足之后克维尔的脑子开始正常运转。“这房子是你的吗?”

“不是啊,昨天晚上你们倒下后,我就和你们公司通了电话,刚刚确认完你们身份,保安就过来了。”希格回答。“我说电箱坏了,你们倆触电晕了,保安就把你们搬到了保安室。”

克维尔往四周看了一下“保安室有点豪华吧。你又是怎么进来的?”他发现希格身上穿的是普通的日常装并没有像他们两一样的伪装成电工。

长得还挺漂亮。克维尔不自然的移开视线。

希格似乎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一只收不住脸上笑“这里不是保安室,我没给你们下多少安眠药,把你们搬过来的途中他就醒了”希格指着利亚姆说“接着我就和他确认了互相的身份,利亚姆打电话给他弟弟,他弟弟就把我们到这里了,这里应该是用来展出的样品装修房吧。”

克维尔:“???”

利亚姆解释说:“这片小区是威金斯开发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是无时无刻都在给你弟找麻烦啊。”克维尔丝毫没有掩盖自己的笑声的意思。

利亚姆不想再女士面前失态,决定回去再找他算账。

笑一会克维尔又觉得不太对劲“等等,你没下多少药为什么我睡了这么久?”

 “因为我觉得你一会醒来要拆屋子,我让希格又给你弄了点。”利亚姆主动替希格回答了这个问题。

  “利亚姆你他妈!!!”克维尔觉得这混蛋在针对他,拿起餐刀就往利亚姆的方向刺过去,然后被轻松拿下,接着克维尔又拿起餐盘作势要砸下去。

“至于我怎么进来的,”希格见状并没有加以阻止,而是继续说着“我就给门口保安说,我怀疑我老公出轨了,我在他手机里装了GPS定位在这里,他们本来不同意,后来其中一个给另一个说‘好像有两个鬼鬼祟祟的修电工人进来了…两个都是男的’他们就放我进来了。我还听见他们在后面说‘这么漂亮的老婆可惜了。’”

打斗的声音戛然而止。

“……”

“……”

“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那两个人是你们。”

 

利亚姆决定拯救一下尴尬的气氛“咳,大家都准备好了我们就回公司吧,其他两个人也该回来了。”

“我去开车!”克维尔自告奋勇。

走了一半,利亚姆又折回去“……等等,我去把盘子洗了。”

 

克维尔开车往市中心驶去。

“因为其他两人昨天有任务,所以没有过来。”利亚姆抬起手表确认时间。“这个时候他们应该都回来了。”

希格快速的浏览着利亚姆发来的小队资料。

“我们到了。”

希格抬头看去,是一幢非常高耸的大楼,门口写着亚斯格特大厦。

在大厦的正门口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朝着这个方向挥了挥手。

利亚姆向希格介绍“这两位是伊安和阿尔弗雷德。”

 

 

 


评论
热度 ( 6 )

© 羊老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