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老鸭

去找会迎娶我的亿万富翁了,勿念

【幻金】这才不是无疾而终的初恋

all金前提的幻金

尽管也看不出什么的all金

ABO设定

金是性晚熟的alpha,味道闻起来像omega(这个设定这篇没怎么用到

紫堂是beta

【all金】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但是不行!!的紫堂视角。

依旧是一个不看前篇也完全没关系的后续












“你这个没用的beta。”

 

即使是五年后,紫堂幻也忘不了当时性别分化结果出来后,父亲失望的眼神。紫堂家族的继承人中,他是唯一一个beta,还是族长的儿子,从那时起紫堂身边的非议就没有断过。

 

其实从小时候起,紫堂就没有展示出什么能令他们称赞的天赋。平庸、毫无天赋、废柴、垃圾。这些尖酸的语言早就把紫堂刺到麻木。

 

“我对你很失望。”

 

这句话才是最尖锐的利刃。

 

周围人的才能就黑色的粘液,包裹他的身体,遏制他的行动,怎么也扎挣也无法脱离。

 

“紫堂?你好啊,我是金。”

16岁那年,他的人生中,第一次有了转变。

 

紫堂幻的童年是沉闷的,没有任何的目标,只是在一片漆黑中,不停的追赶着根本追不上的步伐。这个少年的出现改变了紫堂的生活,像是明灯一般,第一次看见了脚下的路。

 

金特别的晚熟,17岁了都还没有分化第二性别。几乎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他是个beta。

 

“紫堂紫堂!我给你说个好消息,我是个alpha!”

 

紫堂没有办法形容自己听到这句话时的心情。开心吗?那是当然的,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内心还存在着更丑陋的情感。紫堂一直以为金和自己是同类人,一个普通人。但是他错了,金是个晚成的天才,早该料到的结局,只是一直不承认。

 

被从沼泽里拉出来的紫堂,再次跌入了另一个深渊。

又是一个怎么努力也追不上的人,和哥哥一样。

 

和金在一起的日子,他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找到了喜欢吃的食物,找到了喜欢听的音乐。

找到了喜欢的人。

 

即使变成了alpha,金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刻意强调自己的性别或者疏远紫堂他们。正是因为这样的金,才让紫堂对自己那些污黑的想法而无地自容。

 

他是那么好。

 

与其说是嫉妒,更多的是自责。原来可以与其并肩的人突然之间离开了老远。

 

 

 

下午体育课的时候紫堂被同班同学撞倒了,金背着他到医务室。两人坐在医务室的床上,紫堂的手肘和肩膀有小面积的擦伤,因为老师不在,金开始拿着酒精棉球一边擦拭伤口一边吹气。

“嘿嘿,我小时候受伤姐姐会这样帮我吹,就不那么疼了。”金说话的时候正在处理紫堂肩上的伤,阳光恰好从窗外透进来,照在金的后颈,那是腺体的位置,信息素的味道从哪里传来,如果是omega的话,咬上去就会被标记吧。

 

beta只能够简单的辨别出信息素主人的性别,并不能闻到气味,那是ao之间特有的交流方式。

 

金会是什么味道呢?他陷入了幻想,一定是很温暖的味道。

 

“紫堂?”金被气息弄得痒痒的,缩了下脖子。紫堂才意识到自己快贴上金的后颈。

“抱歉……”

“没事啦,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头有点晕。”骗你的,我就想多在你身边一会。

“诶?那我再陪陪你吧,反正我们班最后一节课是自习。”

 

最后金在下课前回到班上。自从文理分科之后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回家了,等紫堂收好东西再去找金时,他已经不在教室里了。

 

紫堂不住在家里的主宅,自从考上凹凸高中后,他就搬了出来,没有人阻止他,或许是想眼不见心不烦吧。尽管如此,为了顾及家族颜面,他们给紫堂安排了一个学校附近的高级住宅区。以前还是同班的时候,经常和金一起走,紫堂就默默祈祷这条路能够再长一些。

 

 

楼下的保安恭恭敬敬的向紫堂敬了个礼,又要回到那个没有生气的家里。

紫堂站在房门发现口灯是亮着的。应该没有人有钥匙才对。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坐在沙发上

 

“紫堂真死了。”父亲的语气像是紫堂真这个和他完全没有关系一样。

 

哥哥是少有的温柔的回忆,天赋伶俐的哥哥和平庸无能的自己,紫堂的自卑让两人越来越生疏。没想到再一次听见许久不见兄长的消息,是以这样的形式。

 

还没来得及梳理好情绪,就听见父亲冰冷的责备。

“有什么好哭的,窝囊废。”

 

我哭了吗?

 

紫堂摸上自己的脸,眼泪还在不断的夺眶而出。校服的领子已经被泪水浸湿。像是受不了紫堂的这幅哭包的样子,紫堂家主穿上外套准备离开。

 

“收拾好东西我明早叫人来接你,下个月出国去学怎么做一个紫堂家的人。废物beta。”

 

关门的声音响起,紫堂还是愣愣的站在原地。房间安静得只能听见被拼命压抑的抽泣声。

 

 

家中其实要收拾的东西并不多,寥寥几件衣服,家具都是现成的,唯一值得珍贵的就是书桌上摆着的小斯巴达玩偶,和一张照片。

 

玩偶是紫堂亲手做的,他还记得刚刚弄好的时候。

 

“哇,紫堂你好厉害啊!全都是你一个人做的?”

“没有啦,我也就擅长这个了。”金从来不会吝啬他的赞美。

“真的好棒啊!我可以拿起来看看吗?”

“当然啦,这三个玩偶还可以拼成一个大的。”紫堂拿起玩偶给金演示。

“他们有名字吗?”

“额”紫堂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在家里做这些东西从来都被认为成不误正业,只能偷偷摸摸的做,所以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给他们命名。“就叫他们小斯、小巴和小达吧。”

“小斯巴达,哈哈哈哈真有趣。”

 

 

照片是和金、凯莉还有格瑞的合照。那是高一的运动会。

四人一组参加障碍接力跑。

“诶,为什么接力还要游泳啊,湿湿的怎么跑沙地啊。”金看了一下障碍跑的流程。

“金,上面规则没有写必须要游泳。”

凯莉饶有兴趣:“哦?你的意思是?”

紫堂接着说:“规则只是说,可以用任何手段最快到达接力地点。”

“所以,你是要我们绕过去?”格瑞看了一眼场地,跑周围确实会快很多,毕竟任何手段写在规则里就很可疑了。

“对。”

“紫堂你真聪明!”

 

最后当然是第一啦,为了纪念这次胜利四人一起拍下了这张合照。将相框收好,紫堂小心的把照片放进行李箱。

 

 

 

紫堂已经两周没来上课了。凯莉告诉金。

电话也不接,任何消息都不回。

 

 “喂,小鬼,你想知道紫堂家那小子去哪里了吗?”雷狮靠在墙上,还是一副不可一世的嘴脸。

 

 

 

 

 

 

“别再给我丢脸了。”紫堂家主丢下这句话就开车离开了。紫堂拖着他小小的行李箱走进机场,就要说再见了。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呢?紫堂不敢回应任何的消息,他的决心总是很容易被金所击碎。这一次不行,现在的我什么都不是,我想要变得可靠,希望那时候你还记得我。

 

再见,我的初恋。

 

紫堂走进安检。

 

“紫堂!!”因为机场的人太多,紫堂根本看不见金在哪里,只能大约辨别一个方向。“我等你回来!!”

 

“呜。”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下来。

 

 

 

 

 

 

我会回来的,等着我,金。




==========================================

小声bb

写不出幻金的万分之一好,真的非常抱歉。

如果还有后续的话大概是紫堂会成为一个有名的艺术家吧。

私设紫堂家是做生意的,所以觉得紫堂做的都是些没用的东西2333

我觉得紫堂是个非常有天赋的人。

真的,他们都真好。


谢谢你的包含!有什么意见欢迎提出来,虽然我也不一定改(ntm

但是我会根据建议认真审视自己的!


评论 ( 6 )
热度 ( 69 )

© 羊老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