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老鸭

去找会迎娶我的亿万富翁了,勿念

【嘉金】恋爱五味

OOC注意!

全能艺人嘉X天才厨师金

7k+ ,这是我写过最长的短篇了。

其实已经发过咸了,但是因为一口气写完了,我就整合成一篇发了,见谅。

 

文章整理






咸味。

 

“又到了本周的音乐榜单时间,嘉德罗斯的《天下第一》仍居榜首,雷狮海盗团的《羚角号》已从第4升到了第2……”电视机正播放着某电视台的音乐排行榜。

灶台上蒸着一锅汽锅鸡,香气从厨房里飘出。砧板上留下切了一半的洋葱,人不知道去哪里了。

 

哔哔。

 

门锁解开的声音,昂贵的吉他被粗暴的扔在鞋柜旁。嘉德罗斯为了赶通告已经3天没合眼了,走路的脚步都有点飘,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门口传来渐渐靠近的脚步声。

“嘉德罗斯你又不关门?”金身上还穿着围裙,手里拿着一瓶酱油,一边关门一边抱怨。“怎么又把衣服乱扔。”

“吵死了,让我睡一会。”

“要睡回房间睡,别睡在沙发上。”

“.…..”回答的是小声的呼吸和起伏的胸膛。

看来真的是累极了。叹了一口气,金认命的回房间去拿了一条毯子给他盖上。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金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嘉德罗斯新主演的电视剧。

“我睡了多久?”天已经黑透,现在应该挺晚了。

“两个多小时吧。要吃点东西吗?”

“恩。”躺在沙发上的男主角含糊的应了一声,想了一下又问:“你吃了吗?”

“吃了。”

 

刚刚开始的时候,金总是等着嘉德罗斯一起吃饭,但是艺人的作息实在不规律,金也就常常跟着一起吃了上顿没下顿。厨师是个极其耗体力的工作,长时间饮食不规律直接导致金在上班时因为血糖低而晕倒。

嘉德罗斯冲到医院第一句话就是“渣渣,我不在你连饭都不会吃了?!”

后来在某人的威逼下,金总算是改掉了这个习惯。

 

 

餐桌上摆着的是三菜一汤,洋葱炒猪肝、红烧排骨莲藕、蒜蓉白菜和竹笋汽锅鸡。色香味俱全。

 

金是个天赋极高的厨师,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将快倒闭的登格鲁餐厅做成了五星级餐馆,虽然嘉德罗斯也帮了不少忙,但是食物的味道好才是关键。凡是到场的客人都对这里的菜肴赞不绝口。

平时这位鼎鼎有名的大厨为人十分的低调,所以对于金这个人猜测也是千奇百怪,有个人说是个和蔼的胖老头,也有人说是个脾气暴躁的疯子。

 

谁能想到是眼前这个傻兮兮的家伙呢?

 

“好吃吗?”而且现在这个白痴脸上写满了‘快夸我’。

嘉德罗斯尝了一口猪肝“咸了。”

“诶?是吗,我刚刚吃的时候感觉正好啊。”金凑过去把嘉德罗斯筷子上剩下的半块猪肝吃掉。

 

“不咸嘛。”

 

“哼。”在沙漠拍摄mv的半个月,由于气候原因,吃的都是一些储存时间长的食物,为了保质也就没加什么调料,味蕾已经被折磨得脆弱不堪,对于盐味也格外的敏感。

 

金其实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特地做了口味清的汽锅鸡,但平时的嘉德罗斯是个口味重,所以剩下的三道菜又全是含盐重的菜。他经常这样,意想不到的地方考虑得很细致,又在该考虑的事情上忘了思考。

 

嘉德罗斯默不作声将菜饭吃完。金起身准备收拾碗筷,却被拉住。

“明天让雷德他们打扫,和我去睡觉。”

金觉得这个人蛮不讲理:“人家是你经纪人又不是保姆。”

“啧,我让他们干就得干,我才是老板。”因为实在拗不过,金只好被他拖进房间里。

 

“你还没洗澡啊!”刚刚躺下,金就被嘉德罗斯手脚并用的缠住,动也不能动。

“明早起来洗。”声音越来越小。

金知道这他这半个月真的很辛苦,也就由着他了。

 

 

第二天早上,嘉德罗斯醒来的时候金已经在厨房了,因为主厨需要很早到餐厅去检查食物做好一天的准备。

 

“有喝的吗?”嘉德罗斯不喜欢喝白水,所以金常常会帮他准备一些饮料。

 

“冰箱里有鲜榨的果汁。”

 

 

酸味。

 

凉水壶里面是晶莹的浅黄色果汁。嘉德罗斯倒出来闻了闻,果味很重,是不熟悉的味道。

 

“酸死了。”酸味从舌体的味蕾处开始蔓延,嘉德罗斯捂着嘴难过的皱起眉头,嫌弃地把杯子放在桌上。

 

“啊,我忘了,这个果子很酸的,加点蜂蜜吧。”金在煎培根和鸡蛋,没有要离开锅的意思。嘉德罗斯又自己在冰箱里找起了蜂蜜,再熟练的从碗柜里拿出细长的勺子来搅拌。

 

味道还不错。

 

“这是什么水果。”嘉德罗斯问。

“我也不太清楚,前两天格瑞拍mv的时候带回来的。”

 

加入的蜂蜜像是失去了效果,刚刚入口的的果汁突然变得酸涩难忍,嘉德罗斯将杯子里剩余的全部倒入水池。

 

“喂,嘉德罗斯你干什么啊?”

 

“我不吃了,今天还要去商量新剧宣传的事情,我走了。”

金能听出来嘉德罗斯不高兴了,但是他不明白是为什么。看着对方头也不回走进房间的背影,金气鼓鼓的嘟起嘴。

 

换好衣服后,嘉德罗斯直接去了玄关,都没往餐厅看一眼。

 

“给你。”一个硬硬的东西抵上嘉德罗斯的后背,是便当盒。“至少路上可以吃点吧。”

 

“不用。”然后就是大门被关上的声音。

 

“切,不吃饿死你。”拌嘴是常有的事,两个人的性格都强硬,谁也不愿意先妥协,一有分歧就冷战。为了两个人的关系雷德和祖玛也是操碎了心。

 

保姆车上,嘉德罗斯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他是个占有欲的很强的人,倒不是担心格瑞会抢走金,他在金心里的位置没有谁能够取代,这一点嘉德罗斯比谁都清楚。他忍受不了的是金对谁都一副很亲密的样子。

 

金的自来熟,他早就知道了。第一次见面是高一参加柔道比赛,决赛是嘉德罗斯对战格瑞。那时候嘉德罗斯正在休息室准备,突然有个冒失的家伙推门进来。

“格瑞!诶,你是谁?”

“这话要我问你吧,你是哪里跑来的垃圾?”起初嘉德罗斯对于这个看起来一副蠢样的家伙没有半分好感。

金也被他这一句垃圾噎到了“喂,你这家伙能不能有点礼貌啊!”

“我凭什么要对连门都不敲就随便进我休息室的人礼貌?”

“这是你的休息室吗?抱歉我走错了,我是来给格瑞加油的。”金挠挠脑袋,露出带有歉意的笑容。

突如其来的道歉让嘉德罗斯不知如何回应,于是他选择别过头去。

“就是格瑞的对手嘉德罗斯吧?看起来很强嘛。”

还算你有点眼光“哼。”

金走上前拍了拍嘉德罗斯的肩膀“不过可惜你的对手是格瑞,第二也挺好的。”

“你!给我滚出去!”

 

最后的决赛因为嘉德罗斯在加时赛中优先得一分而取得了冠军。虽然赢了,但是还未真正分出胜负,这一分完全是侥幸,嘉德罗斯觉得他们接着比试。

“喂格瑞,我们再来打一场。”

被点名的人像是没听到一样,直径离开了比赛场地,嘉德罗斯看见刚刚那个金毛就站在出口处笑嘻嘻的等着。

 

“笑的真蠢。”

雷德没搞清楚状况,刚刚格瑞笑了吗?

“嘉德罗斯大人,你说什么?”

“啧。”

 

从那以后,嘉德罗斯就经常去格瑞学校堵他,说要比个高下,但是其实是想再见一次金,但是永远都只有格瑞一个人,他又拉不下脸问格瑞,只好对着他嚷嚷。

“格瑞,今天你只有一个人吗?那你死定了!”这话说出来活像哪里来的小混混。格瑞只觉得这家伙可能脑子有问题。所以,等到一年后嘉德罗斯终于在校门口逮住金时,他才发现原来这个蠢蛋比自己小一级。

 

“慢死了!渣渣!”

“诶???”

 

“呵呵。”嘉德罗斯回忆起当时的事情,不自觉地笑出声。两位经纪人也松了口气,看起来嘉德罗斯大人的心情好了一些。然而直到这一天结束,这两个死鸭子嘴硬的人也没有联系上对方。

 

 

辣味。

 

“今天的会议内容大概就这些了,请问嘉德罗斯大人还有什么要求?”社长战战兢兢提问,毕竟这个娱乐公司只是圣空星公司为了少爷开的,当然要满足他的一切要求了。

看着手上的排得满当当的通告单,嘉德罗斯说:“我要发歌。”

“诶,可是您上个月才发过新单啊,《天下第一》现在还是榜首,我们应该趁这个势头多宣传一下电视剧,这样有助于巩固您的人气。”出一个艺人长期发展的角度,社长还是耐心的劝说着。

“格瑞准备发新单了。”然而本尊根本不在乎粉丝或者人气,他本来就不打算做长期艺人。

从出道到现在嘉德罗斯就像和格瑞杠上一样,格瑞出专,他就出,格瑞上了某个杂志的封面,嘉德罗斯就要上下一期。格瑞演了某个古装电视剧的男二,嘉德罗斯就拍一个武侠电视剧当男一。社长不知道懂这两人的恩怨,也不敢过问,他想做什么由着他就行了。

 

嘉德罗斯把格瑞看做死对头当然不是因为那一场柔道比赛,导火索自然是金。高考那年他和格瑞分别获得省的理科一二名,令所有人都惊讶的是格瑞拒绝了首都学府的邀请而选择了全国一流的电影学院。那时候嘉德罗斯已经和金在交往了,虽然是半强迫的,所以他当然不管格瑞去哪里,只要离金远远地就行了。

 

然而千算万算没想到的是——

两个人在约会的时候某人举着手机给嘉德罗斯看娱乐新闻“重磅!凹凸公司旗下人气学霸实习生——格瑞即将发售第一张专辑!!”

金很兴奋地和他说:“嘉德罗斯!你知道吗?格瑞要出道了!”

正在用筷子捞火锅里肉的嘉德罗斯,眼皮都不抬“关我什么事?”

“你不觉得当艺人超酷的吗?喂,你吃点蔬菜行不。”

嘉德罗斯咂舌,勉强的夹起一根豆芽。“你要是想当我明天就让你出道。”

“嘿嘿,我也觉得我超帅的,出道一定会有一票迷妹。”金咚的一下拍在桌子上“不对啦,我要做厨师,然后把我们登格鲁餐厅变成五星级大餐馆。”

“那就别扯这些没用的,坐下来吃饭。”

金撇撇嘴:“可是,认识的人是大明星很棒啊,以后出去说我认识格瑞一定吃香。”

“整天格瑞格瑞你烦不烦啊!你搞清楚你现在是在和谁吃饭!”嘉德罗斯被搞得有点火大,莫名其妙的醋意在泛滥。

 “吼什么!我说什么你也管吗?自大狂!”

“你再说一次!”从来都只有别人顺从的圣空星大少爷第一次被这样忤逆。

金也是有点上头了,嘉德罗斯越激,他也开始反抗:“自大狂!目中无人!小气鬼!”

“你!”渐渐的情绪开始失控,嘉德罗斯把身边的椅子踢翻发出一声巨响。金显然被吓了一跳,愣了半天竟然转身离开了。

这边刚刚发玩火,又拉不下脸来道歉,只好气鼓鼓的坐回位置上,无视周围人的目光继续吃饭,原本是照顾金口味点的微辣锅底,现在吃到口中却辛辣无比。

 

“啧,辣死了。”嘉德罗斯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喂,雷德,老子要出专辑。”

 

那是他们第一次吵得这么激烈,冷战了很久,两人谁都没联系对方。等金再次看到嘉德罗斯的脸时,是在电视上。

那是一个mv。大致内容是:男主在一场柔道比赛中获得了冠军,女主本来是来给男二加油的,结果对男主意见钟情,天天跑到男主学校送情书,男主起初不屑一顾,渐渐时间长了终于还是被女主的执着打动开始了交往,在一次约会过程中,两人发生了争执,女主哭着跑开了,音乐放到这里突然变得悲伤起来,男主非常悔恨的想向女主道歉,于是他写下一首歌,并且成为了一个歌手,想把歉意唱给女主听,mv的最后女主听的得热泪盈眶,主动找到男主,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这其实是一首很普通的情歌,旋律朗朗上口,通俗点说就是很洗脑,几乎听过一遍就记得怎么唱了。真正让这个mv火起来的原因是选角。男主是嘉德罗斯不用说,而女主是凯莉,要知道凯莉可是连电视剧都不接的三连影后,怎么会出演一个新人的mv。大家在网上纷纷议论着究竟是怎么回事,直到有人隐隐扒出嘉德罗斯的背景后戛然而止。

 

之后金问凯莉当时为什么要接这个mv,凯利说:“哎,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金看完mv后笑的不行,立马给嘉德罗斯打电话:“哈哈哈哈,嘉德罗斯你这mv什么鬼啊?”

“不是你说喜欢明星的吗?笑个屁。”电话另一头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

然后是一阵沉默,嘉德罗斯有点慌。

“我原谅你了。”

“然后呢?”

“还有什么然后?”

嘉德罗斯提醒他:“你的道歉呢?”

“哈?我为什么要道歉?”金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不是你老提格瑞我会生气吗?”

“这能怪我吗?你怎么不学会管管自己脾气,醋王!”

“你叫我什么?!”

“醋王!醋王!哼。”

“你给我等着!我。”话没说完,金就气鼓鼓的把电话给挂了。

 

冷战round 2.

 

 

 

苦味。

 

结束完一天的工作,嘉德罗斯站在家门口很久了,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给金道歉。

大不了挨一顿数落吧,这么想着还是把家门打开了。

心里准备白做了,金根本不在家。

“啧,居然还在生气。”刚刚打了电话也不接。

咕。

肚子有点饿了,平常回来金都会准备好饭菜,今天人不在家里变得格外冷清,嘉德罗斯打开冰箱,想找点吃的,里面只有几个半成品模样的甜品。嘉德罗斯拿出一个看起来像布丁一样的东西尝了一口。

“呸,好苦。”盯着手中漂亮的高脚杯,嘉德罗斯想起来了金还在做学徒的时候。刚刚开始做学徒的时候,金是个非常糟糕的厨师,盐和糖都分不清楚,不论做什么最后都一定是苦的。他最喜欢研究甜品的做法,那也是他刚开始做得最糟糕的领域。

 

“嘉德罗斯,你来常常这个嘛。”金捧着手里的黑糊糊东西,递到嘉德罗斯面前。

“拿开,难吃。”嘉德罗斯把头偏开。

金不死心“试一下!我保证这次肯定好吃!”

“不吃。”

“就尝一口!”发动奥义·可怜兮兮的眼神。

“要是难吃你给我的等着。”嘉德罗斯勉强舀起一块放入口中。意外的挺好吃。“勉强下咽吧。”

在一起这么久金当然懂他的意思:“那就是不难吃啦,太好了!”

嘉德罗斯数落他:“就这个卖相会有人点才有鬼。”

“我在努力!”

后来也确实证明金真的是一个天才,渐渐地他做出的菜肴越来越出色,连他的老师都赞不绝口。

 

 

手中的圆润饱满的布丁,被挖了一个角,看起来有点可怜。

金什么时候回来呢?

“想吃甜的。”

 

叮——叮——。嘉德罗斯赶忙接起电话。

“啊,嘉德罗斯大人,有个紧急通告请您上。是一个人气综艺访谈节目。”电话那头是雷德,嘉德罗斯有点失望。

“不去。”

“那边的特邀嘉宾指名要您上。”

“我嘉德罗斯什么时候需要这些人对我指手画脚的了?”

“特邀嘉宾是登格鲁餐馆的主厨。”

“你说谁?”

 

 

 

甜味。


嘉德罗斯赶到录制现场的时候,金正在和女主持聊天,嘉德罗斯认得她,玳瑁电视台力捧的女主持艾比。这女人看金的眼神都快冒出光了,这个笨蛋怎么还没有注意到。于是正主上前去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们。

“什么时候开始录制?”

嘉德罗斯其实很少上综艺,一是以他的人气根本不需要,二来他本人也没兴趣。所以艾比见到他还是很紧张的。

“你好啊,嘉德罗斯先生。”

嘉德罗斯没理会他,直接走到了舞台上。

“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臭屁。”艾比小声嘀咕。

这个节目是周五晚上10:00开播,并没有现场观众,在场的只有工作人员和嘉宾。流程也很简单,就是请一个民间大师请一个艺人,两人互相展示才艺然后教对方自己的特长,再回答几个问题,然后进行一些小游戏。因为请到的都是一些人气艺人和话题度很高的素人,所以这个节目一直都很火。

 

 

节目开始录制,嘉德罗斯先是唱了热单《天下第一》,随后艾比和埃米进行了一些简单的访谈。

艾比故作神秘:“那嘉德罗斯知不知道今天我们请到的是哪位大师呢?”

我知道,我老婆。

当然他不会这么回答,处于职业素养嘉德罗斯很配合“不知道,没兴趣。”

还算配合。

 

埃米赶紧救场“咳咳,今天是真正的深夜报复社会了,因为我们请到的是,登格鲁餐馆的人气大厨,金先生!”

 

伴随着音乐,金从后台走出来。

“大家好啊,我是金。”

“哇,我被电到了!”艾比作出花痴样。

“醒醒吧,老姐。”埃米接话“请问金先生平常会不会听音乐啊?”

“听啊,我很喜欢听音乐的,好听的音乐会让食物都变得美味起来呢。”

埃米接着问:“那平时都听些谁的音乐?”

“雷狮海盗团的新曲超好听。”像是报复刚刚嘉德罗斯说对嘉宾没兴趣一样,金故意不说他的名字。嘉德罗斯也瞪着他,明明我每张专辑你都有买。

见不提嘉德罗斯,艾比又问:“那平时看电视剧吗?比如说最近热映的?”

金说:“看的看的,我特别喜欢安迷修的《骑士道》,非常感人。”

嘉德罗斯接着瞪。昨天你还看我的电视剧。

“那电影呢?”

“你是说银爵的《有罪之人》吗?我觉得编剧非常棒。”

“杂志……”

“是凯莉小姐做封面那一期吗?”

艾比和埃米觉得这两个人是史上最难采访的嘉宾了。

 

 

“好,到我们才艺展示的时间了。”埃米心说终于熬过提问环节了。

 

工作人员推上来一个小型工作台。

金拿起上面的食材,冲着镜头笑了笑“抱歉,因为不好把录制现场弄得油烟味很重,我就做布丁吧,是我最近新研究出来的,家里还有好几个失败品呢。”

家里那几个难吃死了。

看着金娴熟的手法,艾比大叫:“哇,金真的是我理想型诶!这年头会做菜又帅的男人很少了。”

“他无名指上有戒指。”嘉德罗斯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个不自量力的女人。

艾比顺着看过去,果然,金的手指上有一枚非常华丽的戒指,和他的风格完全不搭。

她不死心的问:“金,结婚了吗?”

正在做菜的金抬头,朝着艾比一笑“是啊,我结婚了,不过现在和对象冷战中。”

“诶?那我岂不是有机会了?”当然艾比不是真的这样想,只不过为了节目效果。

金摇摇头:“虽然是个臭屁的家伙,不过没办法我喜欢他嘛,嘿嘿。”

 

嘉德罗斯倒是被这一笑弄得有点不好意思。

 

可恶,怎么忘记这个家伙最大的特点就是没脸没皮了。

 

“啊啊,我的白马王子。”艾比做出伤心的表情,靠在埃米的身上。

埃米吐槽:“放弃吧,老姐。”

 

为了不让节目冷场,埃米顺着她的话题继续。

 

“说起来,嘉德罗斯先生无名指也有一枚戒指吧。”

本来作为偶像明星手上有点装饰很正常,但是这枚质朴戒指嘉德罗斯很早以前就戴着了,而且从没摘下过。很多粉丝都猜测嘉德罗斯是不是已经结婚了,也有很多媒体或者综艺好奇,都没有获得过正面的答案。这次埃米也没打算得个什么回复,只是破罐子破摔罢了。

 

“对方是个笨蛋。除了我以外没人受得了他,我只能勉强接受了。”

这话一出艾比都吓了一跳:“诶?!”

 

“这么说的话他会生气的。”金笑嘻嘻的看着嘉德罗斯,看上去丝毫没有不悦。

换做是平时,要是有人敢这么和嘉德罗斯说话,在就被怼回去了,这次他却只是破天荒的扭开头。

“哼。”

 

正当两位主持人还在苦恼这么爆炸的消息要怎么接话时,节目的录制突然被叫停了。是嘉德罗斯的两位经纪人。

 

蒙特祖玛劝阻:“嘉德罗斯大人,您不能就这么公开。这样会影响您的人气。”

“这从来都不是我关心的问题。”

“虽然您不在意,但是我们担心会有过激粉丝对金大人不利。公开这个事情等我都处理好了也不迟。”雷德也加入说服的正营。

“.…..”

这时金从舞台上走下来。

“怎么了吗?”

“没事,好好录你的节目。”

“诶,你还不是要录。”

“恩,走吧,回去继续。”嘉德罗斯对着两位经纪人说“别让我等太久。”

“哦对了金,我想吃甜的。”

“回去给你做。”

 

 

关于戒指的这段节目,当然被剪掉了。微博上却突然冒出一个#嘉德罗斯好男人#的话题。

内容大致是嘉德罗斯在出道前就已经结婚了,出道完全是兴趣,出道至今一直把妻子保护的好好的不受圈内的骚扰。

 

又过了两天,圣空娱乐发出了千字声明。内容就是嘉德罗斯确实很早就结婚了,他和妻子恩爱,妻子也是个很好的人,非常支持他的事业,也感谢粉丝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内容感人用词真挚。粉丝们从开始的不接受渐渐地变成在评论里送上了祝福。

 

 

又过了几天,嘉德罗斯大半年没有登录过的微博毫无预兆地发了一条微博。

 

嘉德罗斯V:到底是谁买的丑?[图片]

图片上是两只十指相扣的手,无名指上带着两枚风格完全不同的戒指。

 

End.

 








关于戒指的番外。

 

求婚当天,嘉德罗斯包下了市里最豪华的餐馆,乐队、鲜花、服务人员全部由他亲自挑选。他甚至将餐厅对面的几栋大楼包下来,等时机到了,灯光会拼成“I love you my king.”

一切都万无一失,至少嘉德罗斯这么认为。

 

金到餐馆的时候还穿着厨师的学徒装,显然过来得很仓促。

“坐下吧。”表上面无表情,其实手心已近微微的渗出了汗。

“等等!我、我有话和你说。”金的目光变得有点躲闪。

被拒绝的嘉德罗斯心里咯噔一下。

都这个节骨眼了,他想说什么?要提分手?我不会同意的。

金从裤裆里掏出一个丝绒小盒子,因为紧张试了好几次才把盖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两枚男士戒指,看起来很普通,凭嘉德罗斯的见识一眼就能看出来肯定不是什么高档货。

 

少年的脸涨得通红,他不敢直视对面的人,举起戒指的手还在颤抖“虽然我还是个学徒,但是我会努力给你幸福的!请你和我结婚吧!”

 

“哈?”

 

嘉德罗斯把自己准备的戒指掏出来,啪的一下砸在桌上“这是老子要说的吧?快把你手上那个便宜货扔掉,这才是戒指!”

华丽的戒指因为嘉德罗斯太过用力,震了一枚掉在地上,金赶紧弯腰下去捡。

“诶?……你……嘉德罗斯???”金已经激动地语无伦次。

嘉德罗斯红着脸大喊:“快把你手上的戒指扔掉!我不是让你扔我的,扔你的!”

 

 

最后准备的东西全都没有用上,虽然有点小波折,还是顺利的求婚成功了。

之后金坚持要用自己准备的戒指,因为那是他三个月学徒工资买的,嘉德罗斯也觉得自己的那一对很好。最后,双方妥协都互相带上对方准备戒指。

 

 

end。

评论 ( 22 )
热度 ( 221 )

© 羊老鸭 | Powered by LOFTER